财富桶资讯-外汇-配资-股票最新消息

金融圈第一岗
股票配资新动态!

王文学,北派房企江湖:潮去人如水

王文学

北派房企江湖:潮去人如水

王文学:公司于2019年6月21日召开第六届董事会第七十一次会议,以7票同意,0票反对,0票弃权,2票回避的表决结果审议通过了《关于控股股东拟向公司提供资金支持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关联董事王文学先生、孟惊先生回避了表决,公司独立董事对本议案进行了事前认可并发表了同意该项议案的独立意见但去年至今,一方面房地产调控愈发紧张,特别是环京市场很多楼盘的价格近乎腰斩,华夏幸福的销售现金流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地方开始降杠杆降负债,依赖政府支付的PPP模式遭遇严重挑战,回款问题突出浙江桐乡生产工厂也已于今年5月份竣工,前景看似一片大好而作为汽车生态中的重要一环,合众新能源手握中国第13张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成为国内第7家拥有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的生产企业过去12个月,公司与王文学先生控制的公司发生的关联交易总额为18,539.31万元去年7月,华夏幸福将19.7%股份转让给平安资管,交易完成后,平安资管及其关联方的持股比例将从0.18%上升至19.88%,坐上了二股东的位置此前,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个人认缴出资3.3亿元收购合众新能源近53.4%股份,而华夏幸福100%控股的拉萨知行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也成为其最大股东此外,前9个月,华夏幸福筹资活动现金流入567.14亿元,较去年同期714.42亿元出现大幅下滑为了缓解资金压力,王文学走上“卖股求生”的道路12月7日,拉萨知合又清空了ST宏盛的全部股权,变现10亿元第三季度报显示,华夏幸福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76.6亿元短短半年时间,知合出行快速攻城略地,将计划的汽车生态建设的已初现规模2021年更是迎来偿债高峰,达148.96亿元,是2020年的2倍和筹资金额下降成反比的是,偿还债务的骤增,2018年1-9月,华夏幸福偿还债务支付现金421.05亿元,是去年同期的2.4倍

北派房企江湖:潮去人如水

王文学:如此算来,两方可算是各取所需,只是坚守在里面的股民,何时才能解套希望宇通客车能够通过西藏德恒,注入一些优质资产进来,把这个“壳”真正做实,让股民能够真正看到希望过去这个模式虽然存在长短错配的资金问题,但问题并不严重即使是亏本买卖,这笔交易还是迎来交易所问询定价是否合理王文学11月29日,合众新能源正式易主,其法人代表由王文学,变更为合众新能源创始人方运舟王文学2016年12月14日,当已经被称为*ST宏盛的宏盛科技发布易主公告,称即将成为河北首富的“华夏系”掌门人王文学拟斥资9亿元入主时,《上海证券报》曾用充满诗意的文字写到:从在地产领域初露锋芒,到拥有资本市场一席之地,王文学用了14年;从数亿元的“小市值”到约千亿的新蓝筹,华夏幸福用了4年;从一枝独秀到势成犄角,“华夏系”短短一年就已实现王文学华夏控股为公司控股股东,同时亦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文学先生控制的公司,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1.1和10.1.3的规定,华夏控股为公司关联方,公司本次与华夏控股拟发生的交易将构成关联交易王文学在此情况下,华夏幸福的资金链拉响警报王文学对于华夏幸福来说,合众新能源可能只是其资本运作大局中的又一枚棋子王文学王文学与此同时,在负债端,2017年华夏幸福的短期借款从3亿(2016)增至68.46亿,全年新增借款392.76亿元,相当于2016年末净资产的103.27%;而据wind数据统计,2018年至2020年三年时间,华夏幸福将陆续偿债56.68亿元、35.39亿元、76.19亿元王文学这么一折腾下来,在ST宏盛上面,王文学可以原价退出,也算不亏;宇通客车看似高价买壳,实际上总价才10亿,已经算是一个比较便宜的“壳费”王文学这跟“华夏幸福模式”的独特特征有关资料显示,这种PPP模式不是通过买地取得园区开发权,而是通过与政府签订合作协议来获取园区开发经营权,免去购买土地占用资金的问题公司审计委员会也审议并同意了本项议案华夏幸福与合众新能源的故事,还要从知合出行说起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评论